潮落inkchaos

企鹅门牌2259269101,欢迎找我van

【棘境】浦克的花汁-06

*详情请戳合集。


安洁莉娜比棘刺想的更适应信使这份工作。她的法术很适合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赶路,至少在主动分担了棘刺的一部分行李之后,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并没有显出疲惫。她轻快地走在前面,嘴里哼着一样轻快的曲调。

圣诞节很快就要到了。

从安洁莉娜的描述来看,罗德岛本舰的位置并不固定,但遇上大型的节假日也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算作是给干员们放假的标志。最近的罗德岛停靠在炎国龙门附近,离叙拉古实在有些远。

“顺利的话,我们或许能赶上平安夜派对。”安洁莉娜说,“企鹅物流的那几位这些天也留在本舰。能天使小姐一定又在怂恿博士了……”

“拉特兰人?”

“对呀。”

“一个喜欢聚会...

2021-12-04

【棘境】浦克的花汁-05

*详情请戳合集。


“饱暖思淫欲”——极境最近从炎国干员那里学到了这句话。那位不着边际的乌有先生是个话里有话的炎国黎博利,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说服博士在罗德岛的棋牌室里添了一张炎国象棋棋盘。极境被他拉去切磋,等他熟知了炎国象棋和泰拉通用棋在规则上的微妙区别,棋盘边上已经围了一圈炎国人。

“在我们那里,老大爷们在路边下棋都是要被围观的。”乌有笑呵呵地跟他说。

极境对自己变成老大爷这件事不甚在意,只是过于频繁的对战让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伊比利亚那块画在地上的通用棋盘。算下来他在罗德岛落脚也有两年了,通讯兵的工作让他得以继续在泰拉东奔西跑,罗德岛对感染者的友好态度和医疗保障又让他很大程度上远离了病痛...

2021-12-04

【棘境】浦克的花汁-04

*详情请戳合集。


棘刺极境两个人坐在家门口的地面上,面色凝重地盯着画得歪歪扭扭的64个方格子,以及一堆本不该出现在一起的小物件——棘刺做实验用的烧杯,极境的随身听,随地捡来的小石块和棘刺从自己耳朵上摘下来的金属耳饰。太阳正升到当空,潮湿的天气给二人之间增添了几分焦灼。棘刺伸出手去碰到一只烧杯,又触电般地赶紧收了回来。无辜的烧杯在原地晃荡了两下。

极境就等这一刻,兴奋地一拍大腿:“你碰到棋子了!这步你必须得走!!”

棘刺面不改色地撒谎:“我没有。你看错了。”

“你耍赖!”极境说,“你这次只有一个地方可走,走过去我就能将死了!——你耍赖!你输了!”

“我没有。”棘刺又说了一遍,“那是...

2021-12-04

【棘境】浦克的花汁-03

*详情请戳合集。


“对不起兄弟!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听我说——哎呀我要从哪里开始解释呢——兄弟你从哪里开始听的?”极境急得找不到自己的舌头,“总之就是我不是——唔。”

棘刺叹了口气,腾出手来往极境嘴里塞了一个热乎的土豆饼:“我不知道除了食物还有什么东西能堵住你的嘴。”

极境立刻就不说话了。

他接住那个土豆饼。味道很不错,是地道的伊比利亚风味,刚出炉的温度很适合冬天的早餐。极境把嘴里的一大口咽下去,说不清尝出了什么滋味。棘刺还是没说话,用平常一样的步速走在他前面,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你生气了吗?”极境小心地问。

“是。但不是生你的气。”棘刺平淡地说。

极境依旧感到不安:“我...

2021-12-04

【棘境】浦克的花汁-02

*详情请戳合集。


棘刺又是被一巴掌呼醒的。

距他从回家的路上捡到一只昏倒的黎博利已经过去了十天,棘刺忍不住思考把人救回来到底是不是个明智的决定。极境的睡相太差,他这间临时安身的屋子又太小,窄窄的床铺甚至放不下长手长脚的黎博利,更别提他们要两个人一起挤在上面。他不是没想过在地板上将就一下——毕竟总不能让病人打地铺——但极境怀着千般歉意和万分热情说服他睡到床上来。结果便如此,黎博利早上翻身时总能不偏不倚地拍在阿戈尔脸上。

然而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棘刺轻轻把极境的胳膊摆正,躺了几分钟后再无睡意,索性起床晨练。伊比利亚的冬天对非感染者来说算不上冷,对常年锻炼的剑士就更没有什么杀伤力;只是...

2021-12-04

【棘境】浦克的花汁-01

*详情请戳合集。


“啊……啊!”

极境从一场混沌的睡梦里惊醒,鬼压床有点严重,他艰难地把眼睛睁开。身体的其他感官比视力更早地活泛过来,他意识到自己全身汗涔涔的,身上盖着的并不属于自己的被褥有些黏糊;潮湿空气里咸腥的海风味提醒他自己仍身处伊比利亚。

他努力甩甩头,试图坐起。一只陌生的手伸过来想要扶住他,在快要触及小臂时又小心地往下移了一寸。手的主人递给他一条干燥的毯子(起码要比身上这条舒服多了),极境向来人道谢,用力眨眼,让视野明晰起来。

——陈旧但干净的毛毯,柔软的褥子和上面很有些年头的污渍,带着晒过阳光的温暖气味。这是间狭窄的小屋子,角落里的热水咕嘟嘟响着,冬天的阳光透过仅有的一...

2021-12-04

【棘境】浦克的花汁-00

某个冬天,棘刺在伊比利亚边境捡到一只独身的感染者黎博利。

一个月后棘刺前往叙拉古定居,花两年等来了一封不期待回复的信件。


浦克的花汁:出自《仲夏夜之梦》,眼中被滴入浦克的花汁后,将会爱上自己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

推荐BGM:葡萄不愤怒《带我去你的星球》


以下阅读指南⬇️

考研期间憋的唯一一篇还像样的东西,凑合看看。

实际上还没写完,大概考试前也不会继续,考完了再补全后半部分。

有私设,不影响阅读。

有其他CP提及,不影响阅读。

比较长,推荐找个蹲厕所的时间坐马桶上慢慢看。

BE高亮预警,看到一半受不了赶紧跑,撒丫子跑。(p.s. 12月4号这篇首发的前...

2021-12-04
1 / 9

© 潮落inkchaos | Powered by LOFTER